中国财税法治网

欧盟国家征收环境税的基本经验及其借鉴

来源:《河北法学》 作者:徐 凤 时间:2016-12-09 01:22

内容提要:环境税作为一种相当成熟的经济工具,盛行于当今欧盟各国。欧盟环境税主要有能源税、温室气体排放税、包装物税等。欧盟国家在开征环境税的同时,坚持税收中性原则,在增税的同时进行“结构性减税”,以克服环境税的累退性,兼顾效率与公平。此外,欧盟国家注重税收工具与其他种类的规制工具相组合,执法与教育相结合,以提高整体税收执法效益。欧盟的经验还表明,在一定的条件下,开征环境税可以带来改善环境与促进经济发展的“双重红利”。因此,我国应借鉴欧盟的经验,坚定不移、循序渐进地开征环境税。

关键词:环境税  能源税  欧盟法  环境政策  环境税法

 

税收是治理环境的主要手段。开征环境税有助于培养公民的环保义务概念,帮助公民改变可以无偿使用环境的旧观念,增强公民的环保意识,促使公民的环保义务与环境权相统一,实现公民在环境方面基本权利义务的一致性,从而为我国的环境保护提供内在动力。

2015年610日,国务院法制办将财政部、税务总局、环境保护部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征求意见稿)》及说明全文公布,并对外公开征求意见。环境保护税(以下简称环境税)的开征近在咫尺。欧盟国家早在上世纪8090年代就开始征收环境税。如今,环境税已成为欧盟国家一种相当成熟的经济工具,并盛行于欧盟各国。研究和借鉴欧盟国家开征环境税的基本经验,有助于我国顺利开征环境税,促进环境税的顺利实施。

 

一、欧盟国家实施环境税的基本情况

(一)环境税的优势

欧盟认为,环境税具有以下优势:

首先,环境税与“污染者付费原则”紧密相关。“污染者付费原则”是欧盟环境政策的基本原则,它与预防原则一并被《欧盟条约》第174条确认。根据庇古定理,由于环境税能将外部成本内部化,因此被认为是实施“污染者付费原则”较为合适的工具之一。引入经济手段体现了“谁污染,谁付费”、“污染大,花钱多”的原则,使企业在制定发展战略时将环境保护置于其成本中,从而达到自愿减少污染的目的。

其次,环境税具有持续刺激作用。许多排污者,尤其是那些污染削减费用低的排污者,在采取了所有合理的费用削减措施后,经常还要为残余污染纳税。然而,支付税收产生了一种持续刺激,使污染者不断地寻求减少污染的新方法,不像规章制度,一旦达到了标准,就不会再产生刺激。税收的这种有力刺激把污染控制费用降到最低程度,并鼓励了创新。

再次,环境税为政府提供了有关污染活动及其责任者的信息。环境税的价格信号和操作空间为市场主体更有效地配置资源提供了激励,比一刀切的命令与控制手段更为市场化。

最后,环境税能提高一个国家的竞争力。环境税具有激励创新的作用,能激励企业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转变发展方式。如果企业创新、革新的方向是正确的,能得到世界的公认,这些企业就获得了一种“先发优势”。一份报告显示,丹麦、挪威和荷兰是执行环境标准最严格的三个国家,也是最具竞争力的三个国家。

(二)欧盟国家环境税的发展历程

在上世纪8090年代,环境税在欧洲得到了较快发展,现存的环境税收体系已经历多次修改并被不断优化。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欧盟国家引入了许多新的环境税种。例如,奥地利、芬兰、法国、希腊、意大利、挪威、瑞典和加泰罗尼亚(西班牙东北部的一个地区)引入了垃圾填埋税(landfill tax)。奥地利、比利时和意大利引入了对电池的征税。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日益严重,德国、意大利和斯洛文尼亚等国引入了新的能源税或二氧化碳税。为了治理交通和提高空气质量,丹麦、德国、挪威等国引入了交通工具税,对不同的交通工具征收不同的税负。为了治理交通和处理废物,丹麦、芬兰和荷兰引入了对轮胎的征税。

2000年之后,环境税得到了更为广泛的传播。新能源税或与气候变化有关的税收在爱沙尼亚、爱尔兰、波兰、英国等十多个欧盟国家引入。除了二氧化碳税外,其他与温室气体有关的税种被丹麦和挪威引入。

对汽车燃料中的硫征税则在比利时、芬兰、德国、荷兰和英国引入。通过经济激励,欧盟最初的十五国中有一半以上的国家以及挪威都促进了低硫或无硫燃料的应用。

总体而言,欧盟各国已经走过了“经济增长中心主义”的阶段,非常重视环境和人类生活的质量,通过多种环境税的开征,来保护大自然、保护人类生存的环境。即使是那些经济不甚发达的国家,也不愿以破坏环境、牺牲生活质量为代价来换取所谓的“经济增长”。

(三)欧盟国家现行主要环境税种

二氧化碳税。在欧盟层面曾经试图引入二氧化碳税,虽然未获成功,但欧盟很多成员国都有二氧化碳税。二氧化碳税最早于1990年在芬兰开征,随后传播至以下国家:丹麦、芬兰、德国、荷兰、挪威、波兰、斯洛文尼亚、瑞典、英国。2000年,爱沙尼亚开始对二氧化碳的排放收费。这些二氧化碳税费多是对“能源载体”(energy carriers)征税的附加税,一般不会根据碳排放而差异化征税,而且有很多豁免。

空气污染税。在法国、意大利和瑞典,对氮氧化合物(NOx)征税。在丹麦、法国、挪威、瑞典和瑞士,对二氧化硫(二氧化硫)征税。在捷克共和国、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利亚等国,对多种污染成分征收复杂的空气污染税。瑞士则对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VOCs)征税。

对农业污染征税。在丹麦、挪威、瑞典、比利时,对杀虫剂的使用征税或收费。在丹麦、瑞典、挪威、芬兰等国,则对肥料征税对污染产品征税。欧盟各国对种类繁多的各种污染产品征税,包括:电池(比利时、保加利亚、丹麦、意大利、拉脱维亚、瑞典等)、塑料包装袋(丹麦、意大利、爱尔兰)、一次性饮料瓶(比利时、丹麦、芬兰、爱沙尼亚、拉托维亚、波兰和瑞典)、轮胎(比利时、丹麦、芬兰、拉托维亚和瑞典)、氟利昂(CFCs)和含溴化合物(Halons)(拉托维亚和丹麦)、一次性相机(比利时)、润滑油(芬兰、意大利、拉脱维亚、挪威、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典)、石油产品(芬兰和法国)。

水税。在丹麦、荷兰和欧盟新成员国的大部分国家,都征收水净化税。在丹麦、法国、德国和荷兰,以及一些欧盟新成员国、巴尔干半岛国家和东欧国家,则征收废水税。

此外,欧盟国家还对以下污染源征税或收费:航空(噪音费)、氯化溶剂、一次性餐具、灯泡、PVC、邻苯二甲酸盐(Phthalates)、广告电邮(Junk mail)、车辆报废、电子产品和电子废弃物、核废物、焚化炉排放的空气污染物等。

总之,欧盟环境税的具体税种是非常多样、全面甚至复杂的,涵盖环境保护的各个方面,无论是生产还是生活,无论是工业还是农业,只要产生环境污染,就有相应的税种。尤其是人类生存的基本要素——空气、水和食品,更是有相应的税收。即令是噪音,也有相应的税收。这说明,欧盟非常重视人类生存的质量和生活的品质。这也是欧盟保护人权、尊重人的尊严的体现。这种精神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当然,欧盟高度重视环境和环境税的意识也不是在短期内形成的,而是需要一个逐步增强意识、提高认识的过程。

 

二、欧盟国家征收环境税的基本经验

(一)广泛而细致的税收绿色化改革

最近几十年来,欧盟国家经历了广泛的“绿色化改革”,且规定较为细致。

首先是对车辆征税以及开征能源税。原先,欧洲对车辆征税并不是基于环境目的,尤其是车辆登记税。车辆税的税基各异,有的是车价,有的是发动机的功率、重量或容量,很少是为了环境目的。但是,2001年,英国根据发动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征收流转税。2002年,英国引入了公司车辆税,以反映汽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1997年,丹麦则改革了流转税,以反映车辆的燃油消耗。

在巴尔干地区国家以及一些新的欧盟成员国,对车辆的税收包括年度流转税(annual circulation tax)、销售税和进口税。在一些国家,销售税和进口税的多寡与环境标准有关,例如,具有催化式排气净化系统(Catalytic Converter)的车辆可享受减免税率。

1999年,挪威引入了二氧化碳税,税基是国内和国际航班的燃油。后来,迫于航空业和邻国的压力,对国际航班的征税被迫取消。

2011年4月,欧盟委员会出台立法建议,旨在修改欧盟理事会于200310月发布的《重构对能源产品和电力征税的欧盟框架指令》(2003/96/EC)。根据这份立法建议,欧盟成员国今后对汽油、柴油、生物燃料等能源产品征税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按照能源产品实际产生的能量征税,以每千兆焦耳为单位开征;另一部分是根据二氧化碳排放量征税。

其次是对农业征税。1999年,挪威改变了对杀虫剂的征税办法,改为对植物保护产品征税,根据其对环境和健康的风险大小而将其分为八类,并采用不同的税率。为实施此项税改,减少杀虫剂的使用,挪威还开展了环境和健康风险评估行动计划(19982002)。此项改革之后,植物保护产品的健康与环境风险得到了降低。政策制定者曾担心过于复杂的税收体系会带来难以承受的管理成本,事实证明,这些担心是不必要的,挪威的税务当局对根据不同的环境与健康风险而征收不同的税收充满信心。

再次是对温室气体排放征税。对温室气体排放(例如二氧化硫和NOX)征税,在欧盟老成员国仍然没有新成员国盛行。在欧盟新成员国以及东欧国家,制定了非常复杂的温室气体税收法律制度。他们对许可的排放往往以基本税率征税,但对于不符合标准的排放要以较高税率征税。此外,在一些中东欧国家,仅仅对超过排放指标的温室气体排放征税。

1989年起,丹麦和挪威就开始征收氟利昂税,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2001年,丹麦开始对京都议定书规定的下列气体排放征税:氟化碳(PFCs)、六氟化硫(SF6)、氢氟烃(HFCs)等。2003年,挪威开始对氟化碳(PFCs)和氢氟烃(HFCs)的排放征税。此外,这两个国家还对化石燃料征收二氧化碳税。这些税种的税率是根据这些气体的温室效果而制定的。

2002年挪威修改了其二氧化硫税,将征税对象扩展到煤炭、焦炭和炼油上。2003年,挪威政府通过问卷调查发现,对每公斤二氧化硫征收3挪威克朗的税收不足以激励企业投资于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的设施,因为为了达到哥登堡议定书(Gothenburg Protocol)规定的气体排放要求,边际成本应该在每公斤二氧化硫14挪威克朗以上。目前,挪威与硫有关的税收是对于焚烧植物排放的气体每公斤征收20挪威克朗的税收,对燃料排放的气体每公斤征收2970挪威克朗的税收。

在乌克兰,1999年,对气体排放收费由环保部门负责改为由税务部门负责,由于税务机关的执法手段和执法资源丰富,结果执法成本大幅减少,税收行政效率大幅提高。

最后是对包装物征税。在丹麦,以前的包装物税的征税对象主要是瓶子和罐子,并根据其容量征税。这样的税收主要是对装饮料、醋、食用油以及酒精等的容器征税。1999年,包装物税扩大了征税范围,并根据包装物的重量征税。2001年,税基再一次发生变化,改为按照包装物的环境影响、二氧化碳排放量、能源消耗、化石消耗等征税,并设计不同的税率。包装物税还区分一次性与多次性包装物,对一次性包装物按照重量征税,对于多次性包装物按照容量征税。这是因为可多次使用的包装物一般都重于一次性包装物。

(二)注重克服环境税的累退性

在欧盟国家,环境税的最常见形式,也是最具财政意义的税种,是对能源和交通的课税。除了对竞争扭曲的影响之外,这些种类的环境税实施的另外一个障碍是税收收入的分配和使用。例如能源税,尤其是居民取暖,具有累退性(regressivity),对低收入群体构成重大的负担。尤其是在巴尔干和东欧国家。在中欧和东欧国家,由于历史上曾处于计划经济时代,能源和其他资源及其服务(例如供水、垃圾处理、废物回收与处理)的价格未曾包含在物品或服务的价格之中。近年来,尤其是转轨以来,有一种将所有成本体现出来的趋势,尽管因消费者的承受力有限而有所限制。目前,东欧和巴尔干国家的能源价格仍然偏低,需求呈现刚性,并不能为更有效率地使用能源提供有效的激励。这就使环境税遭遇到了“平等问题”的障碍。

平等问题不仅仅在中东欧国家存在,在其他国家也同样存在。例如在英国,对燃料征收增值税的抵制导致了政府以较低的税率对燃料征收增值税。在欧洲,在供热燃料、供水、废物处理等方面,增值税税率各不相同。

由于对能源和交通征税影响到现代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取暖、用电和交通等生活成本,因而它们对低收入家庭带来了较为沉重的负担,而对高收入家庭的影响则不大。在欧盟,环境税的这种累退性在政治上显然是难以接受的。

欧盟的经验表明,解决的办法不是不开征这些税种,而是通过相关的制度安排,减轻甚至消除环境税的累退性:

第一种安排是税收的用途。在征收环境税的同时,降低低收入家庭的所得税,或者将环境税收入用来资助公共交通。例如在瑞典,1974年开始征收能源税,1991年又增加了二氧化碳税,此后又增设了二氧化硫税和氮氧化物税。瑞典在开征环境税的同时,降低了对劳工收入的高边际税率。大约相当于GDP4%数额的劳工税收转换为能源税。

第二种安排是,将环境税的重点放在对交通课税方面,例如对交通燃料和车辆征税。欧洲的经验表明,不同税种的累退性是不完全相同的。与其他的能源税相比,对交通课税具有更低的累退性。对电力和供暖征税具有很强的累退性,但对交通燃料和车辆征税却未必如此。相反,在欧洲很多国家,对交通燃料和车辆征税却具有很强的累进性(progressivity),能抵消对其他能源征税的累退性。例如在丹麦,汽车登记税(car registration taxes)是车价的180%,这使得汽车成为奢侈品。因此,交通税在丹麦就具有累进性。

(三)坚持税收中性原则

欧盟国家对能源征税注重坚持税收中性原则。欧盟国家的经验表明,在特定情况下,税收收入中立的生态税改革能够赢取“双重红利”。“双重红利”意味着既能提高环境质量,又能促进经济增长。

但是,环境税,尤其是能源税实施和推广的主要障碍在于,由于税收的影响和价格的提高,会导致欧盟国家面临丧失国际竞争力的风险。而税收豁免和减免则会构成国家援助,从而要接受欧盟委员会根据《欧盟条约》第871)条规定的检验,以评估其是否构成竞争扭曲。仅仅在特定情况下(如有自愿减排协议),欧盟成员国方可对特定的经济部门(如能源密集行业)给予一定时间的豁免,但最长是十年。

2003年以前,欧盟各国能源消费税的差别很大,由此导致欧盟各国能源价格差异悬殊。各成员国巨大的能源产品价差扭曲了欧盟内部正常的市场竞争。比如,为了逃避高能源税,一些高税国的卡车司机不惜长途奔波,到低税国去加油。这种恶性竞争侵蚀了一些国家的税基,造成其财政功能弱化,公共需求得不到满足。200310月,欧盟理事会发布《重构对能源产品和电力征税的欧盟框架指令》(2003/96/EC)对此进行协调,并设定了最低税率,成员国所适用的税率不应低于指令中规定的最低税率。此外,为了减少能源税增加对国家税收结构的扭曲,刺激投资和就业,推动经济发展,欧盟国家还注重采取减免企业与个人所得税、投资税、储蓄税等税收措施,以实现税收中性原则。

(四)注重多种工具的混合使用

为了提高环境税的效率,欧盟国家对不同种类的规制工具进行了组合。例如,在上世纪90年代,丹麦将其二氧化碳税与自愿节约能源协议相结合。2001年,英国引入气候变化税时,就将其与道德劝告(moral suasion)相结合。

由政府和企业签订环境保护协议在欧盟国家非常盛行。在这方面经验最丰富的首推荷兰。荷兰已有100多个环境协议,涉及大多数工业污染部门。欧盟委员会认为环保协议是一种对工业行业非常有效的方式,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的问题解决方式,可快速达成环境目标。

近年来,欧盟国家最新的趋势是将环境税与排放权交易体系相结合以提高对企业或个人的刺激。欧盟理事会于200310月发布的《设立共同体内温室气体排放配额交易体系和修改欧盟理事会指令96/61/EC》(2003/87/EC)则指出了排放权交易与税收的互补关系:“税收手段可以作为一种国家政策,限制暂未被囊括进设施的排放。”

2000年,挪威将对饮料包装物的征税与回收计划结合了起来。新办法区分不同种类的包装物,对家用饮料(如牛奶、可口可乐、可可饮料、果汁等)免征环境税,而其他用途的饮料则根据包装物的材质(如塑料、玻璃、铝和纸板)而征收环境税。如果该包装物纳入了回收利用计划并用于再次使用,则可以得到税收减免。2002年,挪威开始对不可再使用的饮料容器征收085挪威克朗的税收,这是一个浮动税率,根据再使用的次数而定。但牛奶的包装物免税。

(五)环境税的开征与教育相结合

欧洲环境优美,风景宜人,人们的环境意识和环境敏感性很强。这离不开其卓有成效的环境教育。欧盟国家环境教育起步较早,1992年之后,环境教育逐渐发展为可持续发展教育。环境教育有利于环境税的顺利实施。例如,欧洲无铅汽油税的实施很有成效,这是因为,在实施的过程中,通过不同的形式让消费者意识到含铅汽油对孩子大脑的危害,并且还制定了规章制度。

 

三、对我国开征环境税的借鉴

2007年国务院印发的《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指出要“研究开征环境税”。国内有关部门及课题组对环境税的研究也进行了多年,并提出了多套建议方案。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国加快了产业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和节能减排的步伐,开征环境税的诉求更加迫切。20107月,环境税征收方案初稿出炉。20113月,“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选择防治任务繁重、技术标准成熟的税目开征环境保护税,逐步扩大征收范围。”201112月,财政部同意适时开征环境税。2013年,“雾霾”成为年度关键词。由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发布的《迈向环境可持续的未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环境分析》称,中国最大的500个城市中,只有不到1%的城市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空气质量标准,与此同时,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有7个在中国。这更加凸显了征收环境税的重要性。2013122日,财政部将环境税方案上报国务院。2015610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财政部、税务总局、环境保护部共同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环境保护税的开征指日可待。而欧盟环境税开征的经验可以为我国环境税的开征及其发展与完善提供借鉴。

(一)全面、正确认识开征环境税的意义和作用

欧盟的经验清晰地表明,在一定的条件下,环境税可以带来改善环境与促进发展的“双重红利”。德国学者认为,熊彼特式的生态税改革不仅能为德国带来重大利益,也能为欧盟创造福利。因此,欧盟应该采取熊彼特式的生态税改革方案,这有助于创造新的岗位,强化欧盟的竞争力,刺激欧盟的经济增长。面对日趋经济全球化的新世界,一个合适的欧盟行动计划将极大地推动欧盟的现代化,并能成功地应对全球变暖的调整。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41023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以下简称《依法治国决定》)指出:“用严格的法律制度保护生态环境,加快建立有效约束开发行为和促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的生态文明法律制度,强化生产者环境保护的法律责任,大幅度提高违法成本。”这说明党中央已经充分认识到了保护生态环境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此前,有关部门担心开征环境税会影响经济发展。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这种认识是不全面、不准确的。因为只要设计得当,从长远看,环境税不但不会阻碍经济发展,反而还会促进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增长质量的提高。

(二)循序渐进开征环境税

欧盟国家引入环境税的四十多年历史表明,环境税的开征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循序渐进的。我国也应该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开征环境税。事实上,我国已经开征了燃油消费税,这是对我国消费税的“绿色化改革”。目前,《环境保护税法(征求意见稿)》将应税污染物仅限定为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固体废物、建筑施工噪声和工业噪声以及其他污染物,对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向依法设立的城镇污水处理厂、城镇生活垃圾处理场排放应税污染物的,不征收环境保护税。税收覆盖范围显然不及欧盟国家,但体现了循序渐进的原则。展望未来,我国还是应该将生活垃圾等纳入环境税的征收范围,以培养人们的环保意识。

(三)环境税的增税与其他税种的减税相结合

环境税的开征,势必增加纳税人的负担。为了在总体上维持税负的均衡,促使经济结构内部进行调整,我们可以借鉴欧盟国家的经验,在开征环境税的同时,对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进行减税,既降低环境税开征对居民家庭负担的影响,也降低对企业负担的影响。当然,减税并不一定是降低税率,提高起征点和扣除额、抵扣项等,也是减税。《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征求意见稿)〉的说明》指出:“对依照环境保护税法规定征收环保税的,不再征收排污费。”即仅仅是费改了税,但并未将其他税收予以减少,总体上,纳税人的税收负担还是增加了。因此,建议我国在环境税正式开征的同时,将企业所得税同时予以相应减少。

(四)税收工具与其他规制工具相结合

环境税的开征并不必然排除其他规制工具的运用。在我国当前环境形势较为严峻的情况下,对于那些高污染、高耗能、排放超标的工厂,还是应该运用“命令-控制”的行政手段,甚至关停并转。对于符合排放标准的工厂,则可以运用税收的激励结构,促使其进一步改进技术,提高环保标准。同时,税务机关和环境保护部门还可以借鉴欧盟国家的经验,引入与企业达成环境保护协议的方式进行“柔性执法”。通过私人参与到环境行政管理过程中,使环境行政管理转换为以环境目标为导向的结果管制,这是对政府环境管制方式的一种革新。可惜,《环境保护税法(征求意见稿)》对此没有规定。此外,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在特定领域,还应该进行碳排放权交易的试点和推广。在碳排放权交易的领域,可能涉及到环境税的退出问题。

(五)不可忽视环境及环境税教育

古人云:“徒法不足以自行”(《孟子·离娄上》)。美国著名法学家罗斯科·庞德则认为,法律作为社会控制的一种方式,具有强力的全部力量,也具有依赖强力的一切弱点。“法律必须在存在着其他比较间接的但是重要的手段——家庭、家庭教育、宗教和学校教育——的情况下执行其职能。如果这些手段恰当地并顺利地完成了它们的工作的话,那么,许多本应属于法律的事情将会预先做好。”在这里,庞德特别重视教育在法律实施过程中的作用。人一旦有了环境意识和敏感性,就会有保护环境的主动性、积极性和自觉性。《依法治国决定》则提出,要实行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的普法责任制。我国在开征环境税的同时,应借鉴欧盟国家环境和环境税教育的经验,一方面税务机关要进行环境税及环境税法方面的宣传教育活动,另一方面,包括税务机关、学校、新闻媒体在内的有关单位也要进行环境科学、环境保护方面的普及教育活动,以使环境税法更好地发挥控制和减少污染,保护生态环境的作用。

 

(责任编辑:邓雪琳)

 

【参考文献】

1][德]保罗·维尔芬斯、贝恩德·迈耶、沃尔夫冈·普法芬伯格、皮奥特·雅辛斯基、安德烈·琼格迈泰,吴剑峰、邱永辉译:《欧盟能源政策——以德国生态税改革为例》,经济管理出版社2014年版。

2][美]罗伯特·克鲁克斯、张庆丰,《迈向环境可持续的未来》翻译组译:《迈向环境可持续的未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环境分析》,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2版。

3]肖主安、冯建中:《走向绿色欧洲——欧盟环境保护制度》,江西高校出版社2006年版。

4]欧洲环境局,刘亚明译:《环境税的实施和效果》,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

5][美]罗斯科·庞德,沈宗灵译:《通过法律的社会控制/法律的任务》,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

6]张宇庆:《环境服务合同的概念演进与类型分化》,载《河北法学》2013年第10期。

7]崔晓静:《欧盟能源税指令及其对我国的借鉴》,载《武大国际法评论》2007年第2期。

8]谢军安、谢雯、胡延玲:《环境教育立法研究》,载《河北法学》2005年第8期。

9]牛杰、郭凯峰:《完善税收法律,保障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现》,载《河北法学》1998年第4期。

 

【作者简介】

徐凤,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文章出处】

《河北法学》2016年第2



中国税法评论 | 中国财税法治论坛 |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 | 中国税务律师论坛 | 联系我们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