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税法治网

欧盟金融交易税面临的挑战与对策

来源:《税务研究》 作者:程 丹等 时间:2016-11-07 04:08

内容提要:本文介绍了欧盟金融交易税的制度设计,从稳定金融市场、增加财政收入、防范资本外流、税收负担转嫁以及权力与利益分配等方面探讨金融交易税面临的挑战,并在此基础上对金融交易税的推进实施提出建议。

关键词:欧盟  金融交易税  稳定市场  利益分配

 

2007年由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和2010年爆发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给欧洲的经济发展造成了重大的打击。如表1所示,《“强化合作”的方式实行金融交易税的法规草案》中的10个国家的政府债务及财政赤字情况显示,只有爱沙尼亚符合欧盟《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标准,[1]其余9国的政府债务情况堪忧。而欧洲金融业发达,每天交易量巨大,征收金融交易税是缓解国家债务的不错选择。[2]

1 同意征收金融交易税的欧洲10国政府债务及财政赤字状况

国家

政府债务占GDP比重(%

财政赤字占GDP比重(%

2010

2011

2012

2010

2011

2012

德国

82.50

80.50

81.90

4.10

0.80

-0.20

法国

82.30

85.80

90.20

7.10

5.20

4.80

意大利

119.20

120.70

127.00

4.50

3.90

3.00

西班牙

61.50

69.30

84.20

9.70

9.40

10.60

奥地利

72.00

72.50

73.40

4.50

2.50

2.50

葡萄牙

94.00

108.30

123.60

9.80

4.40

3.90

比利时

95.50

97.80

99.60

3.80

3.70

3.90

希腊

148.30

170.30

156.90

10.70

9.50

10.00

斯洛伐克

41.00

43.30

52.10

7.70

5.10

4.30

爱沙尼亚

6.70

6.20

10.10

-0.20

-1.20

0.30

资料来源:欧盟官网。

欧盟希望通过对金融业征税来实现对金融业的有效监管,并带来可观的税收收入,欧盟委员会于2013216日决议正式推出《“强化合作”的方式实行金融交易税的法规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根据《草案》在11个参与国中至少需有9国赞成,方可从201411日起在这11个参与国[3]率先开征金融交易税,但未能如愿。201456日,这11个参与国在欧盟财长会上达成一致,计划从20161月起开征金融交易税。但由于各方阻力,饱受争议的金融交易税目前还未能付之实践。

 

一、金融交易税主要制度设计

(一)征税对象和范围

根据《草案》,金融交易税征税范围很广,旨在涵盖与交易有关的所有类型的金融工具,包括股票、债券、货币市场工具、结构性产品、可转让证券集合投资基金(UCITS)、替代投资基金(AIFs)、回购交易、股票借贷、绝大多数金融衍生品及其合约等。这些交易要求其中至少一方是在欧盟成员国成立的金融机构,并且用自己的账户或者第三方账户参与交易。不论是在有组织的市场还是在场外交易市场发生的交易,都应缴税。相对应,应纳税机构的范围也非常广,如银行及其他信贷机构、证券经纪交易商及其他投资公司、相关的受监管的证券交易所和其他交易组织或平台、保险公司、再保险公司、可转让证券集合投资基金及其管理人、养老金及其管理人、替代投资基金及其管理人、有资产证券化目的的实体等。

(二)特殊机构或交易的豁免

《草案》中提到的不适用金融交易税的组织有中央清算机构(CCPs)、中央证券托管机构(CSDs)以及国际中央证券托管机构(ICSDs)。作为中介方,他们并不是在自身体系内进行交易,所以不对他们征税。《草案》中提到的不适用的金融交易有个人同非金融机构的日常金融交易,以及并未涉及金融工具的交易,如保险、抵押贷款、消费支付和外汇兑换等服务;同欧盟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或者欧亚经济共同体及与其签署相关特定协议的机构、欧洲中央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等的交易,以及与成员国央行进行的交易;初级市场上的公司股票或债券的发行等。

(三)征收原则

采用“居住地原则”,即金融机构应该向设立地国家(指实行金融交易税的欧盟成员国)按照其规定税率纳税。采用“发行地原则”,是指即使金融机构并不在相关成员国设立,但只要所交易的相关金融工具或产品在相关成员国发行,则该金融机构就要向交易对象的发行国缴纳金融交易税(不在有组织平台上交易的衍生品除外)。

(四)税率

相关各成员国可以自主设定金融交易税的税率,但是不能低于以下界限:衍生品交易的最低税率为0.01%,衍生品交易之外的其他所有金融交易的最低税率为0.1%

(五)应纳税交易额

非衍生品交易中,应纳税交易额以充当交易所得的任何已付或未结款项来计算,无论是有交易一方还是第三方支付,那些低于市场价格的交易或是集团、机构内部的交易都应该按照交易时的市场价格来计算。衍生品交易中,应纳税交易量应当以交易当时衍生品合约的名义价值来计算,而有多个名义价值的交易合约,从高计征金融交易税。

(六)纳税义务发生时间

交易以电子方式发生,在应税的同时(金融交易发生时)缴纳;其他交易方式下,在应税的三个工作日内缴纳。

(七)纳税主体

满足以下任一条件的金融机构都要缴纳金融交易税:作为交易的一方,无论是以自己账户还是第三方账户进行交易;以交易一方的名义参与交易;交易就在其账户上进行。

(八)其他规定

相关成员国可以自行设立相关的法律法规来确保金融交易税得以及时缴纳;各国要充分完善与偷逃避税相关的法律法规;对开征金融交易的各参与国不得引入或征收除金融交易税以外的税种如增值税;金融交易税的相关征管权利由欧洲委员会赋予,等等。

 

二、欧盟金融交易税面临的挑战

(一)金融交易税是否能够稳定金融行业

《欧盟金融交易税加强合作草案》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调节金融市场以降低市场波动性。欧盟委员会在分析报告中指出,金融交易税对金融市场有效性不会有消极影响,它不会造成市场枯竭,不会降低对冲风险的可能性。相反,金融交易税有助于金融市场交易的“常规化”,有益于散户投资者和中小企业,因为大部分的高价交易不会被执行。但征收金融交易税是否真的能够抑制投机资本,达到稳定金融市场的目的,各国学者也对这个问题做了深入的探讨。

金融交易税并不考虑交易的持续时间,对短期交易量按次征税,因此短期内可能会加大投机成本,进而减少投机交易。但另一方面,短期交易减少了,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则会减弱;而由各种短期交易构建而成的复杂交易,越复杂的交易结构则会面临越高的交易成本,这样复杂交易也会趋于减少,金融市场的深度被弱化,则维护金融行业的稳定也会因流动性和深度的减弱而更加艰难。所以,欧盟要想利用金融交易税抑制金融市场的波动,还需要在实施过程中不断调整和完善相关法规设定,逐步达到欧盟预期的目标。

(二)金融交易税是否真的能带来财政收入及GDP的增加

欧盟旨在借助金融交易税帮助财政困难的各国走出债务泥潭。欧盟税务部门已经有评估报告指出,金融交易税预计带来的年收入是570亿欧元(全欧盟)或是350亿欧元(11个参与国)。[4]当然,这些数据的计算都是在没有避税行为的前提下进行的。支持者认为在已提出的金融交易税中,税率够低,范围够广,大规模的避税行为或资本外流不至于发生,并且“规则设定者”不可能“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税制的灵活调整会防止税源流失。反对者则认为现实情况下各类投资者会选择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避税,甚至将投资转移出欧盟,从而导致资本外流,财政收入目标无法达到。

(三)竞争压力是否会引发资本外流

欧盟的金融交易税会带来金融交易成本的上升,在世界范围内尚未统一征收金融交易税的前提下,投资者们完全可以“用脚投票”,将资本迁出欧盟,投资到世界上其他没有金融交易税或是交易成本更低的地方,这样会削弱欧盟对外资的吸引力和竞争力,有可能引发进一步的失业、经济下滑等问题。考虑到伦敦作为欧洲第一大金融中心,为保持其巨大的吸引力和竞争力,英国首相卡梅伦提出只有金融交易税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同和施行,英国才有可能开征金融交易税。

虽然《欧盟金融交易税加强合作草案》对征税原则做了补充,即在“居住地原则”的基础上增加了“发行地原则”。这样的制度设定会成为有力的反避税措施,保障税收收入的实现,但在应用这两条原则预防资本外流时仍会存在一些问题。

(四)金融交易税是否存在税负转嫁

金融交易税以交易额或是交易合约的名义价值为计税基础,相当于在金融产品的流通环节征收,属于间接税,可以转嫁,因此确定谁是最终税收负担者直接关系到其政策目标的实现。《草案》明确指出金融交易税对可以进行应税交易或从事自营交易的金融机构、基金和资产经理征税,不针对散户投资者、领养老金者以及中小企业。即金融交易税的纳税主体主要是机构投资者,并不直接针对个人投资者。但是存在机构投资者将税收负担转嫁的可能,例如银行如果以散户投资者或公司的名义进行交易,它很有可能将税收负担通过提高手续费转移,或者金融机构会通过复杂的金融产品或通过提高服务费率将税收成本转移到普通投资者。

(五)权力和利益该如何分配

《草案》虽然赋予11个参与国一定的自主权,即在《草案》的框架内,各国可以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金融交易税制度设计,并拥有立法权,各国需将税收收入的一部分纳入欧盟预算,余下的部分由各国自主处理。但是对于上缴比例、将来开征的风险承担,《草案》并没有过多提及;对未来可能的金融交易税的扩围,也没有进一步的说明。

 

三、几点建议

(一)加强金融交易税对金融市场负面影响的应对措施

对开征金融交易税的影响,欧盟是乐观的,而对金融交易税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评估明显不足。因此,建议欧盟官方在开征金融交易税之前,不仅要对可能出现的负面影响进行全面的预警,同时要在现有框架中增加开征风险的应对措施,并要在参与国范围内达成共识。

(二)加强欧盟与非征税国的合作

对于资本外流,欧盟虽然已经在“居住地原则”的基础上增加了“发行地原则”,以加强避税管理。但在金融交易税实施过程中,还要注意加强与非征税国之间的合作,及时进行税收情报交换,避免双重征税及税收管辖权冲突等问题。

(三)提供保护个人投资者的利益机制

对于谁会成为最终的负担者,虽然《草案》规定只对金融机构征税,而不是个人投资者,但机构可以利用各种手段,如提高手续费等实施税负转嫁。因此,建议在征收金融交易税时,对各金融机构的手续费用等规定一个最高限额,以避免金融机构随意转嫁税负。

(四)完善金融交易税参与者的利益分配机制

对于权力和利益应该如何分配的问题,现有框架内设想的是欧盟与各参与国共享,但是这个共享比例还是没有设定具体数值。由于11个参与国的金融市场规模不一,笔者建议对于共享比例可以有两种做法:第一,针对不同参与国的金融市场规模设定不同的分享比例;第二,给11国设定统一的共享比例,同时设定配套的救助机制,即在一定的经济条件下准许欧盟拿出其共享的税收收入的一部分资助金融交易税税收收入低的参与国,以抵消较高分享比例带来的不利影响。

 

(责任编辑:林冠岑)

 

【参考文献】

[1] 行伟波、刘章娣:《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金融交易税:从理论到实践》,载《上海经济研究》2012年第4期。

[2] 李娜:《步履维艰的欧盟金融交易税》,载《国际税收》2013年第1期。

[3] Mannaro, K.Marchesi, M., Setzu, A., Using an artificial financial marker foe assessing the impact of Tobin-like transaction taxes.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2008,(67):445-462.

[4] Westerhoff, Frank H., Roberto Dieci. The Effectiveness of Keynes Tobin Transaction Taxes when Heterogeneous Agents can Trade in Different Markets: A Behavioral Finance Approach [J]. 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 Control, 2006:293-322.

 

【作者简介】

程 丹,暨南大学经济学院

张静伟,暨南大学经济学院

王 奎,暨南大学经济学院

 

【文章出处】

《税务研究》2016年第3



[1]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欧元区各国应将政府债务、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控制在60%3%以下。

[2] 行伟波、刘章娣:《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金融交易税:从理论到实践》,载《上海经济研究》2012年第4期。

[3] 斯洛文尼亚在201210月加入《草案》。

[4] Oxera. What Would Be the Economic Impact of the Proposed Financial Transaction Tax on the EU?[R]. Oxera Consult Ltd Report, 2011.



中国税法评论 | 中国财税法治论坛 |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 | 中国税务律师论坛 | 联系我们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