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税法治网

资本弱化税制:缺陷与完善

来源:《税务研究》 作者:毛程连等 时间:2016-12-09 01:23

内容提要:税法对于企业支付利息和股息的不同规定使得资本弱化成为跨国企业常用的避税手段。目前资本弱化规制方法——正常交易原则和安全港模式,都无法有效规避企业的资本弱化行为。本文详细分析了资本弱化税制的缺陷及其产生的原因,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优化安全港模式中的度量指标、将税率差作为客观的辨识标准、建立辅助性资本弱化规制措施、增强对资本弱化避税驱动机制和机理的识别等完善我国资本弱化税制的相关政策建议。

关键词:资本弱化  税制  缺陷  完善

 

一、资本弱化税制的概念

资本弱化又称资本隐藏、股份隐藏或收益抽取,是指纳税人为达到减少纳税的目的,用贷款方式替代募股方式进行的投资或融资。企业通过加大借贷款(债权性筹资)而减少股份资本(权益性筹资)比例的方式可以增加税前扣除,降低企业税负。由于各国对股息和利息的税收政策不同,当纳税人筹资时,会在贷款或发行股票两者中进行选择,以达到减轻税收负担的目的。

为了规避资本弱化可能引起的避税效果,《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关于对所得和财产避免双重征税的协定范本》和《联合国关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间避免双重征税的协定范本》提出了两种资本弱化税制:正常交易原则和安全港模式。这两种税制模式在各国广泛应用。安全港模式规定了一个固定的比率,当企业的某些财务指标(如负债权益比率)超过这个固定值时,企业会被税务部门制裁,制裁的内容一般是不允许超额的利息在税前扣除,或者将其视为股息分配处理;正常交易原则认为在相同情况下关联企业之间的交易定价应当与非关联企业的交易定价一致,根据该原则,关联企业之间发生的贷款利率中,高于市场利率的那一部分利息支出不允许税前扣除。目前只有英国等少数国家采用正常交易原则,而美国、法国以及我国将其作为制裁资本弱化的辅助手段。

 

二、资本弱化税制的缺陷及其产生原因

(一)资本弱化税制的缺陷

1.缺乏弹性且过于机械化。安全港模式在判定资本弱化行为时,忽略企业资本弱化表象背后的原因,依赖固定的财务指标,缺乏弹性。企业因经营需要而筹措资金,当借款金额过大,超过了一定比例时,会被认为是资本弱化,无法进行利息费用的扣除,从而加重了企业负担,抑制了企业合理的融资需求。相反,一些企业在税法规则制定的债务资本比例边缘进行的、以避税为目的的贷款行为,却免于惩罚。

2.辨识标准缺失。正常交易原则采用的实质重于形式思想是具有指导意义的,但在实际应用的时候,独立第三方的界定缺乏可辨别的标识和具体的实施细则,由此产生的不确定性增加了企业的经营风险。比如,美国税法规定,企业在使用非正常利率前,需要向美国国内收入局提交《Advance Pricing Agreement Program》申请,说明使用的定价方法。该利率获得批准后,就可以合法使用,不会受到任何处罚。这种做法具有很强的灵活性。但如果在发展中国家应用,可能会为企业提供寻租空间。

3.忽略了非关联方借贷。除了上述两种情况外,还有一些企业利用银行这个非关联方贷款机构进行资本弱化。近些年,这种情况愈加明显,避税方法与形式更加隐蔽,极易造成税款流失。如国外母公司可以通过担保,利用非关联第三方间接向子公司提供大量贷款,然后由子公司支付母公司巨额担保费用,以此把大部分利润转移到母公司。子公司则利用利息、担保费、质押费税前扣除达到规避企业所得税的目的。

(二)资本弱化税制缺陷的产生原因

1.忽略了对资本弱化避税动机的识别。安全港模式缺乏弹性且过于机械化是因为它没有区分出企业进行资本弱化的动机,而是对所有的资本弱化现象一概而论。

导致企业出现资本弱化现象的原因有很多,例如股东需要加强对企业的控制能力等。股权融资和债务融资导致股东对企业的控制程度不一样。股东拥有企业的所有权,可以影响企业重大决策的制定和实施;而债权人不拥有企业的所有权,只定期收取利息。因此,在防止控制权分散和旁落方面,债务融资会优于股权融资。

债务融资还可以用来转移利润。当母公司现金充沛时,可以贷款给子公司获得利息收入;当母公司现金匮乏时,可以从子公司获得免息贷款,子公司同时向银行贷款,这样,利息费用留在了子公司,而母公司享受免息的资本。这两种变相的资本弱化方式,可以优化母公司的财务指标,对已经上市或者将要上市的母公司产生积极影响。

2.忽视了资本弱化避税机理。正常交易原则模式是针对转让定价的有效手段,但将它应用在资本弱化上,并不能完全发挥其反避税效果。正常交易原则本质上制约的是企业贷款的利率水平,但狭义的资本弱化避税机理是资本结构带来的避税效果,即贷款占总资本的比例过高而导致的贷款利息增加。因此,正常交易原则无法对资本弱化产生制约效果。

 

三、完善资本弱化税制的建议

(一)优化安全港模式中的度量指标

对安全港模式的指标选择,各个国家有所不同。比如德国与意大利选择将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英文简称EBITDA)作为度量标准,这种资本弱化规则称为收益剥离规则。在选择安全港模式的判定标准时,收益剥离规则可以与固定比率法相互补充。收益剥离规则针对的是企业贷款利息及利息偿付能力,其目的更为直接,这也使它在一定程度上优于固定比率法。

(二)将税率差作为客观的辨识标准

资本弱化的避税效果和转让定价一样,主要是利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税率差。既然税率差是避税产生的根源,那么反避税也应该从这个根源入手,制定相应的政策措施,而不应该只依据财务指标等表象进行评判。

然而,存在税率差并不直接意味着会产生避税效应,但税率差是避税效应产生的重要基础。国内企业狭义资本弱化的驱动主要在于母、子公司之间企业所得税税率差和母、子公司亏损情况。跨国公司也是在预提所得税税率、两国所得税税率、贷款利息和股权比例这些因素达到某种特殊关系时,资本弱化才会产生避税的效果。税率差这个指标既朴素又切中了资本弱化的要害。企业避税行为产生的根本原因便是因为各国所得税税率的不同,而使得转移利润变得有利可图。

我国存在着高新技术企业、小型微利企业等各种符合税率优惠条件的企业,因此,国内企业可能借助税收优惠政策带来的税率差,进行资本弱化避税。对此,税务部门可以将国内企业之间的所得税税率差作为一个标准,将借贷双方的亏损情况作为参考,来判定国内企业间借款行为是否属于狭义资本弱化。对于跨国企业,企业所得税税率和预提所得税税率满足一定条件时,也存在很大的避税激励。通过比较不同国家税率,可以判别出以避税为目的的资本弱化企业。各国可根据自身的所得税税率和预提所得税税率水平,针对企业的股权比例情况,给出不同的贷款利率标准,对狭义资本弱化进行规制。

(三)建立辅助性资本弱化规制措施

1.通过企业的现金流量表判别资本弱化。我国税务机关可以从企业的现金流量表入手,规制资本弱化。企业贷款原因多种多样,但如果企业现金流充裕,仍向关联方或非关联方贷款,则应予以重视,并进一步观察企业的贷款资金流向,从而挖掘出企业贷款的真正目的。

2.细化对于超额利息的处理。目前我国对于超额利息的处理存在不合理之处,会导致双重征税。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关联方利息支出税前扣除标准有关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121号),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企业实际支付给关联方的利息支出,不超过规定比例和税法及其实施条例有关规定计算的部分,准予扣除,超过的部分不得在发生当期和以后年度扣除。超额利息虽然发生但无法在收入来源国作为利息费用扣除,被当作所得税税基的一部分征收所得税。与此同时,这笔利息收入在贷款方还会被征收一道税。如果将超额利息视为利润分配或者股息,则可以避免双重征税问题。这是因为贷款方在来源国被征收的这笔股息的所得税和预提所得税在股息收入汇回母国时可以获得抵免。因此,为了符合国际税收的公平合理原则,我国应该重新考虑将超额利息视为利润分配或股息处理。

3.细化非关联企业间借贷的法规。目前我国税法并未对企业从非关联方贷款的数额加以限定。母公司提供担保,子公司利用利息、担保费、质押费可以达到规避企业所得税的目的,这便给企业利用非关联方贷款进行避税创造了机会。除此之外,企业间可以利用政策以较低的利息或者无偿借贷资金,并将银行的利息集中在一个企业进行税前扣除,人为控制利息费用进行避税。因此,我国的资本弱化法规需要关注企业非正常高利率和低利率甚至零利率的借贷行为,通过对税法的不断细化、完善,减少企业滥用借贷进行避税的现象。

(四)增强对资本弱化避税动机和机理的识别

企业在避税动机下会进行资本弱化,但是并非所有的资本弱化都是因为要避税或带来避税效果。只有为了避税而获得更少的应税收入才是应该受到限制的。这就要求有关部门在鉴别企业避税动机的时候,应主要采用受益检验原则。即企业作出某种特定的资本弱化安排,如果只是获得了税收的好处或者说税收的好处是这一活动的唯一结果,那么可以判定这项活动是违背资本弱化税制的;如果企业没有获得税收方面的利益,或者说税收利益仅仅只是这一活动的部分利益,那么税务部门则应将这项活动判断为合法。

 

(责任编辑:孙晓菲)

 

【参考文献】

[1] 中国资产评估协会:《经济法》,经济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

[2] 蔡昌:《税收筹划:理论、方法与案例》,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3] 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非居民企业税收管理案例集》,中国税务出版社2012年版。

[4] 王进猛、茅宁:《在华外资企业为什么大面积亏损》,载《世界经济》2008年第1期。

[5] 王逸:《资本弱化国际税收面临的新挑战》,载《世界经济》2000年第5期。

[6] Andrew M.C. Smith, Thin Capitalization Rules and the Arm's Length Principle, International Transfer Pricing Journal, 2005,2(2).

 

【作者简介】

毛程连,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

马新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

 

【文章出处】

《税务研究》2016年第10



中国税法评论 | 中国财税法治论坛 |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 | 中国税务律师论坛 | 联系我们 | 投稿